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粟裕学学者吴跃军

青山:生命的侗枫 侗枫的生命

 
 
 

日志

 
 
关于我

亚高原水光,侗族业余作家、学者,粟裕学提倡者、研究者。系湖南粟裕研究室《粟裕研究资讯》主编(已出版35期,来函来邮件来电话来短信可寄电子版),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中国人类工效学学会会员,北京新四军研究会会员,亚高原粟裕学研究馆站长(http://www.502.sunbo.net/)。

网易考拉推荐
 
 

舒维秀(侗族):云卷云舒,我的侗寨,我的木屋,我的院坝(随笔)  

2012-01-31 23:40:43|  分类: 新晃的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2-01-31 23:29:32)

分类: 坝子:百家侗族乡镇巡礼


随笔:

                           又写院坝

                                     舒维秀(侗族)

二十多年前,我刚从乡下老家出来工作不久,凭着对侗寨的一往深情,写下了一篇短文《院坝》,细叙少时往事,抒发人生感悟,没料竟也引来诸君誇赞,收入地方一些文学选本。

那院坝真实着,父母就一直劳作在那里。那《院坝》也真实着,先以一篇文稿的样子后以一本书册的姿式躲在我书柜的玻璃窗后,文化着我的思绪和生活。

又写院坝,缘于院坝近年来的一些变化。自我出来工作后,弟弟妹妹也相继走出那个侗寨,独留父母相伴那一遍青山、满坝稻田。当然和父母相伴的还有欢快的雀唱和诱人的春华秋实。母亲一辈子劳作,似乎有了惯性,无法停住。我们兄妹曾几乎年复一年地在除夕的年夜饭桌上劝她:田包给寨子头人家去种,猪也不要喂了,就喂几只母鸡,生得等个蛋吃,喂两个公鸡,叫得屋里闹热,还有就是种好菜园,得吃些完全没有污染的新鲜蔬菜。每年母亲都答应得好好的,但到了季节时令,她还是按照自己的思路去劳作。说得次数多了,时间长了,我们也渐次忘却了此事。似乎劳动着的母亲,才是我们记忆里最真切的母亲。

我们家现住的地方原来是一块旱土,“文化大革命”年代,由于我们家成份高,是地主,大队于是强令我们从对门阴溪寨搬到此处居住。由于时间仓促,屋场开挖不宽,立了栋七柱木屋,出大门即临坎,坎下是一丘小弯田。打我记事起,母亲在繁重的劳动之余还憧憬着未来:要在屋右边修栋厢房,门口砌个院坝,好晒谷子。当时我们都觉得此事很难,因为那时连吃饭穿衣都成问题。但厢房还是立了起来,那是1988年春节期间,那时我还在省城一所中专读书。记得那个寒假,我们锄挖肩挑,把屋边的一半旱土挖走,开出了厢房屋基。阴溪寨二叔尤显是木匠,早就把厢房屋架做好了,于是在一个黄道吉日,我们排好扇,一个上午就把厢房立了起来。经过数年的装板壁,现厢房楼上是两间书房,楼下是一间仓屋、一间电视室。在楼上书房里,做过镇文化站长的父亲,曾为寨邻乡亲写过若干红白对联、契诉文书,我曾在书房里写下一些本不著名的诗歌和随笔,现正在上高中的儿子也在书房里写作了自己的处女作长篇小说的一部分。

厢房立起来后,原正屋右边的院坝更显窄小,加之屋边原栽的樟树已挺拨如伞,院坝的晒谷晾衣功能日渐丧失。母亲每年收新谷后,都是挑到屋档头的稻田里开几番竹晒席晒谷子,很是不便。在大门前修个院坝的念头于是自然日益浓厚。

不知是哪一年,寨子里的群众在组长的号召下,上屋背后砍伐封了数十年的山林,出售几抱大的枞树换回资金,用于修通从大马路到寨子的公路。路修通了,寨子里多数人家运砖瓦、水泥、砂石,改造自家的庭院,于是这个从前满眼木屋的侗寨有了三四栋砖房,七八户人家有了水泥围栏,传统而又现代着自己的山村生活。前年,经过家里几次商议,我们决定做个院坝了,从屋坎下小弯田里坎砌几根水泥柱、上架预制板、外围瓷瓶栏杆。做工的是本乡天王坝寨做了几十年泥工活的茂益师傅,他经验足、手艺好,那年春节前,院坝终于做成。父亲从院坝栏杆上挂起鞭炮点响除夕,炮声清脆,对门山湾里传来阵阵回声。

院坝边四时皆有风景。春天突出的有白兰花开,关于故去的弟弟栽下的这几株白兰花,我数年前在《把老家的景物设为手机墙纸》一文中有过淡然忧伤的记载。此外,活跃的泉水、正绿的山林、钵植的野兰、油菜花开的田野,都是春天的院坝里触目可及的景致。夏初屋后的映山红悄悄地在枞树、麻栎树丛中红着,桅子花大方地白着自家的屋檐;秋天当然是那几株桂花飘香,关于那几株桂花栽在何处为好,母亲曾说过屋左边栽一株、右边栽一株,我问为什么,母亲说不管风从哪里吹来,满院都是桂花香气。现在看来,母亲的想法十分正确。此事在数年前的诗作《关于两株桂花树,母亲的想法》有过诗意的描述。去秋从县城带回的刚植的几蔸菊花,竟也开出数朵金黄,完全没有一点水土不服的意思;冬天当然是雪花漂洒,去年冬雪时节,院坝里积雪有一尺来厚,我们用铲子铲了半天,才将院坝清理干净,便于人客行走。院坝里也可观赏四时收成,夏初的枇杷,就在栏杆边上黄着,伸手就能摘到;秋天屋后的大板粟籽,在夜深人静的晚上,和着山风,轻轻地砸在瓦上又滚到地上,次日早晨开门捡拾,往往可捡到一两升子;冬天栏杆边的柚子随它在树上黄着,为院坝送来时有时无的香气。来山寨的友人曾问起那是什么柚,我答“观赏柚”。屋后那株小柿子树,今年结得很多,树叶还绿时,已见青果簇簇,叶黄退尽之后,满树皆红。我曾邀约友人三四次打下来三四挑柿子后,满树仍是红得可以。天寒地冻之时,成为鸟雀们过冬的好什物。至于去年才在院坝下小弯田里栽下的两株葡萄,要想成为院坝一景,恐要几年时日。倒是同栽的月季、迎春花、梅桃、山茶、柴藤、蔷薇,今春就可吸引寨人眼球。

去年春节,我在城里做了块木匾,高挂大门上方,上书“云卷云舒”四个金色大字,“云”是王羲之手笔、“卷”是颜真卿手笔、“云”是苏轼手笔、“舒”是毛泽东手笔。春燕在匾下飞出飞进,和着潇潇春雨,远山茫然一片。“云卷云舒”仿古从右往左排写,有次我听见只有小学一二年级文化的母亲在院坝边池子里洗菜时,自言自语说“舒云卷云”。去年中秋前后一个月光空朦的夜晚,我关掉木屋里所有的灯光,独自一人在院坝里闲坐,等月光盈满院时,我才离开寨子。那时刻,寨子里偶有犬吠声,夜雾似纱,真不知今夕何夕。

近来我回山寨次数多于往年,不仅因为父母年岁大了,需要儿女的问候,更因为院坝整修后,老家已成为我心灵的休憩之地。今年大年初一,趁天海南北朋友回乡过年之机,我们在省侗学会副会长姚茂椿同志提议下,十余人相聚云溪,我们这个村叫云溪村(属湖南省新晃侗族自治县扶罗镇),举行“煮酒云溪,欢乐侗寨”活动,烤柴火、摘黄柚、品红柿、尝油茶、吃甜酒、喝米酒、话桑麻,把一年的劳作奔波、一年的辛劳收获、一年的前景展望、一年的豪情抒怀,在明亮的堂屋里,化作一杯杯祝福米酒,畅饮天涯。活动前后,大家吟诗作词,推高气氛,侗族老诗人关一先生闻报赋诗一首,甚是贴切:“云溪木屋探风华/雅士归来吐韵花/煮酒青冈撩人醉/边村盛会播天涯”。

院坝、在我的木屋前,木屋、在我的青山脚,青山、在我的侗寨里,侗寨、在我的思绪中。

 

 

2012.1.30

 

地址:湖南省新晃侗族自治县审计局

邮编:419200

电话:0745—2143738


我的更多文章:
舒维秀(侗族):云卷云舒,我的侗寨,我的木屋,我的院坝(随笔)(2012-01-31 23:29:32)
《湖南教育》2012年1月上旬刊佳作:姚茂椿《上坝如画》(2012-01-31 14:56:32)
姚茂椿:在曲阜的天空下 徜徉(2012-01-31 14:49:14)
阅读经典著作的收获●姚茂椿(2012-01-31 14:48:06)
姚茂椿:来宝(2012-01-31 14:46:41)
姚茂椿:旧年新年舒维秀(侗族):云卷云舒,我的侗寨,我的木屋,我的院坝(随笔) - 吴扶罗/亚高原水光 - 粟裕学(2012-01-31 14:39:33)
李美花:融入血脉的故乡情——读姚茂椿先生散文集《苍山血脉》(2012-01-31 14:36:29)
[转载]归去来兮(组诗)(2012-01-31 12:50:55)
杨德淮:云卷云舒绕侗家/和《青冈煮酒系侗情——记湖南新晃云溪侗寨龙年初一侗族诗会》舒维秀(侗族):云卷云舒,我的侗寨,我的木屋,我的院坝(随笔) - 吴扶罗/亚高原水光 - 粟裕学(2012-01-26 09:46:39)
青冈煮酒系侗情——记湖南新晃云溪侗寨龙年初一侗族诗会舒维秀(侗族):云卷云舒,我的侗寨,我的木屋,我的院坝(随笔) - 吴扶罗/亚高原水光 - 粟裕学(2012-01-25 08:44:56)
  评论这张
 
阅读(3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