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粟裕学学者吴跃军

青山:生命的侗枫 侗枫的生命

 
 
 

日志

 
 
关于我

亚高原水光,侗族业余作家、学者,粟裕学提倡者、研究者。系湖南粟裕研究室《粟裕研究资讯》主编(已出版35期,来函来邮件来电话来短信可寄电子版),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中国人类工效学学会会员,北京新四军研究会会员,亚高原粟裕学研究馆站长(http://www.502.sunbo.net/)。

网易考拉推荐
 
 

湖南工人报 姚茂椿:乡情的柯原  

2010-03-27 14:13:11|  分类: 新晃在外的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乡情的柯原

姚茂椿

柯原是我国著名诗人,在他的诗名远播大江南北时,我尚未出生。学生时代,我在报刊杂志、教材中见过他的诗,对他很钦佩。参加工作及至远离故乡后,读过他的几篇散文,才知道我们竟是同乡。

那些年,文学的气息充溢在我们生活的每个角落,我的八小时之外,自然少不了报刊杂志的消遣与充电。阅览中,读到柯原先生的诗文是很自然不过的事情。但是,我从中读到了亲切、感到了兴奋,就又很不一般起来。我从小喜欢文学,比较喜欢看作家诗人们对我家乡的写作,虽然那些东西很少,但确实能引来我极大的关注。因为,那是一些我熟悉的东西。那些有生命的文字,哪怕是报刊夹缝里的一则消息,也可引起我不少的冲动。就这样,柯原先生走进了我的故乡视野。在我的故乡里,我为他能找到失散多年的亲人而欣慰。他对远亲近戚的牵挂溢于言表,令人感动。他笔下的老晃城、太阳坪、波州镇,他眼里的山水、浮桥、石板路,他深情品尝的米酒、油茶、糍粑,是那样地影响着我的生活,有的还在我某一天的平淡里,生出他乡不可替代的胜景,令我流连。也就是那时候,我才知道,我们拥有着一个共同的故里家园。

我曾在文学的园地里断断续续业余耕耘多年,却一直没有追求收获。去年我动了个念头,想将以前的诗作搞个小结,便有了今年民族出版社出版的诗集《放飞》。本来这稚嫩之作不便示人,由于多次听乡友说到柯原先生之好,就斗胆寄去一本。我实在没有想到,虽时在盛夏,柯老很快就给我回了信,并且是在抱病之中。我很惭愧对他的打扰,但更想不到在数天后,又收到他寄来的中外现代诗名家集萃《柯原自选集——诗的随感录》。我的双手沉甸甸的。这七十六岁的老者,难道是著名的诗人柯原?是那位主编了五十余部部队文艺丛书、在美法等数国发表作品、出版了三十五部诗文集、个人小传收入三十余部辞典、作品多次获奖并入选三百多种选本的名人柯原?可我分明看到一个故乡的老者,在田间山麓、在村口寨头,辛勤地耕耘,并对后生晚辈有着的无限期待。

捧读着柯老的来信,我感慨丛生。我那本小书,实在算不上什么,其中有一些篇章连自己都不太满意。而柯老却很认真,他不仅对林河先生所作序言表示赞同,肯定了我的创作,点评了我写山水、写情感等方面的诗,还尤对《放眼亚高原》、《山水蝉歌》两辑表达了喜爱之意。他说:“这些诗反映了侗族人民的山水风习、人情世俗、边地的生活状况等等,写得自然而真实,富有乡土气息,使人读来感到十分熟稔亲切,对侗族人民的刻划,也写出了民族的特色。”我知道,这不是我的创作在感染他,而是他日思夜想的故乡在呼唤着他。

其实,在柯原先生寄来的诗集里,我就读到了他浓浓的乡情。“乡情是一杯淡淡的酒,母亲的爱和故乡的歌酿成。远游者的心,就是酒杯,母亲和故乡早已为你斟满。”“乡情是一座回音壁,说它大,圆周千里万里,说它小,就藏在我的心里。”是的,乡情在远离故乡的游子的心里,乡情在远离母亲的游子的生命里。“故乡是一千种难忘的色彩,故乡是一万支动人的歌谣。”都市里的忙碌,我们忘不了那些色彩和歌谣,那些已是我们人生不可磨灭的记忆。我相信,捧读柯原先生的诗作,许多人都会在他不变乡情的篇章里,产生强烈的共鸣。

“当离开故乡久了,

这颗心就会蔓草丛生,

那是郁郁葱葱的乡愁,

欲理还乱,剪了又生……”

柯老是一名诗人,也是一名军人。在我此刻的阅读中,他却是从故乡走出来的一名和蔼的老人。他笔下的战火硝烟、金戈铁马与豪放的鼓角在我面前晃过,而他在故乡的足迹却定格在我心的一隅。

柯原先生祖籍湖南新晃,是一位深情地爱着我们的祖国和人民的侗族人。

2007.10

 

发表稿:

柯原的乡情

http://hngrb.rednet.com.cn 2008-3-28 14:46:26   湖南工人报

● 姚茂椿
  柯原是我国著名诗人,在他的诗名远播大江南北时,我尚未出生。学生时代,我在报刊杂志、教材中见过他的诗,对他很钦佩。参加工作及至远离故乡后,读过他的几篇散文,才知道我们竟是同乡。
  那些年,文学的气息充溢在我们生活的每个角落,我的八小时之外,自然少不了以报刊杂志消遣与充电。阅览中,读到柯原先生的诗文是很自然的事情。但是,我从中读到了亲切、感到了兴奋,就又很不一般起来。我从小喜欢文学,比较喜欢看作家诗人们对我家乡的描写,虽然那些东西很少,但确实能引来我极大的关注。因为,那是一些我熟悉的东西。那些有生命的文字,哪怕是报刊夹缝里的一则消息,也可引起我不少的冲动。就这样,柯原先生走进了我的视野。我为他能在我的故乡找到失散多年的亲人而欣慰。他文章中对远亲近戚的牵挂溢于言表,令人感动。他笔下的老晃城、太阳坪、波州镇,他眼里的山水、浮桥、石板路,他深情品尝的米酒、油茶、糍粑,是那样地影响着我的生活,有的还在我某一天的平淡里,生出他乡不可替代的胜景,令我流连。也就是那时候,我才知道,我们拥有着一个共同的故里。
  我曾在文学的园地里断断续续业余耕耘多年,却一直没有追求收获。去年我动了个念头,想将以前的诗作搞个小结,便有了今年民族出版社出版的诗集《放飞》。本来这稚嫩之作不便示人,由于多次听乡友说到柯原先生之好,就斗胆寄去一本。我实在没有想到,虽时在盛夏,柯老很快就给我回了信,并且是在抱病之中。我很惭愧对他的打扰,但更想不到在数天后,又收到他寄来的中外现代诗名家集萃《柯原自选集——诗的随感录》。我的双手沉甸甸的。这七十六岁的老者,难道是著名的诗人柯原?是那位主编了五十余部部队文艺丛书、在美法等数国发表作品、出版了三十五部诗文集、个人小传收入三十余部辞典、作品多次获奖并入选三百多种选本的名人柯原?可我分明看到一个故乡的老者,在田间山麓、在村口寨头,辛勤地耕耘,并对后生晚辈有着无限期待。
  捧读着柯老的来信,我感慨丛生。我那本小书,实在算不上什么,其中有一些篇章连自己都不太满意。而柯老却很认真,他不仅对林河先生所作的序言表示赞同,肯定了我的创作,点评了我写山水、写情感等方面的诗,还尤其对《放眼亚高原》、《山水蝉歌》两辑表达了喜爱之意。他说:“这些诗反映了侗族人民的山水风习、人情世俗、边地的生活状况等等,写得自然而真实,富有乡土气息,使人读来感到十分熟稔亲切,对侗族人民的刻画,也写出了民族的特色。”我知道,这不是我的创作在感染他,而是他日思夜想的故乡在呼唤着他。
  其实,在柯原先生寄来的诗集里,我就读到了他浓浓的乡情。“乡情是一杯淡淡的酒,母亲的爱和故乡的歌酿成。远游者的心,就是酒杯,母亲和故乡早已为你斟满。”“乡情是一座回音壁,说它大,圆周千里万里,说它小,就藏在我的心里。”是的,乡情在远离故乡的游子的心里,乡情在远离母亲的游子的生命里。“故乡是一千种难忘的色彩,故乡是一万支动人的歌谣。”都市里的忙碌,我们忘不了那些色彩和歌谣,那些已是我们人生不可磨灭的记忆。我相信,捧读柯原先生的诗作,许多人都会在他不变乡情的篇章里,产生强烈的共鸣。“当离开故乡久了/这颗心就会蔓草丛生/那是郁郁葱葱的乡愁/欲理还乱,剪了又生……”
  柯老是一名诗人,也是一名军人。在我此刻的阅读中,他却是从故乡走出来的一名和蔼的老人。他笔下的战火硝烟、金戈铁马与豪放的鼓角在我面前晃过,而他在故乡的足迹却定格在我心的一隅。
  柯原先生祖籍湖南新晃,是一位深情地爱着我们的祖国和人民的侗族人。
(稿源:湖南工人报)
(作者:姚茂椿)

 

  评论这张
 
阅读(2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